今天是2019年07月20号
催眠
意像疗法
箱庭疗法
身心灵疗法
 
  箱庭疗法
 
 
箱庭的制作是来访者运用象征语言对自己的无形心态的表达,凭借箱庭作品的象征语言,治疗者可以达到对来访者内心世界一定程度的理解。因此,学习箱庭疗法必须学习象征理论,了解各种象征意义。只有理解了各种象征意义,才能更容易理解来访者,有助于共感来访者的心理状态,并为来访者提供更有针对性、更有效的心理援助,使来访者能自由、安全地通过箱庭疗法整合自我,实现个性化,达到自我治愈的目的。

  在人类种系进化以及个体发展过程中,象征性的视觉形象比词语出现要早得多,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初始是借助于心象语言,然后才出现跨越空间距离的口语交流,最后出现了跨越时间和空间距离起交流作用的文字。婴儿时期也表现了这一特征。然而,即使是语言文字出现了之后,人们之间的交流方式、思维及认知方式中并非只剩下逻辑概念。相反,原始的思维认知方式──象征仍在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甚至有时人们会感到用语言文字居然不能很好地表现自己的内界活动,也无法确切地再现自己的情绪情感。人们发现在人际交往以及与自身之外的外界进行交互作用的过程中,语言文字常显得苍白无力。此时,人们就会转向运用象征这一原始的方式,如一个人无法用语言文字逻辑缜密地表达自己的烦恼时,他可以说自己的头脑中一团麻,或者在纸张上随意地涂画一些没有任何逻辑意义的图画。这时,仔细揣摩这一团麻或者将其看成是涂鸦之作,我们更能直观形象地感知到其烦乱的心境,比起“我心里乱极了”的语言要更准确得多。

  对于象征的定义可以有不同层面的解释,弗洛姆(E.Fromm)认为象征是代表他物的某物,并认为象征分为以下三类。

   (一)习惯性象征

  这是符号学的定义,象征本身就是一种符号。如每个国家的国旗、国徽的设计就是如此,它们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代表着这个国家。文字、交通标志、商标等也是如此,这种符号是人为设计的,是设计者根据自己的想法,将信息形象地予以表现,这种象征是意识层面的象征,象征符号与被象征物之间没有必然的相似之处。如国旗颜色的代表意义与这个国家在形式上并不存在任何的内在相似性,还有一些机构名称的缩写,这一类的象征物,虽然它们本身毫无意义,但通过广泛使用或由于某种特殊意图,它们便取得公认的含义。与其说这是一种象征,不如说这是一种符号,弗洛姆称这类象征为习惯性象征。

   (二)偶发性象征

  与习惯性象征对立的是偶发性象征。偶发性象征只与个体的经历有关,如一个人在湖边柳树下与恋人初次幽会,以后看到这种场景,就会想起这次幽会,回忆起当时的浪漫温馨。湖边柳树本身并没有浪漫温馨,也没有伤心悲凉,但由于个体的经历,使得湖边柳树变为一种情绪、心境的象征。同样,一件纪念品、某个场所或某种关系的发生都可能因为与自身曾有过的特殊情绪、心境有关而成为自己这类情绪、心境的象征。弗洛姆认为此类象征与被象征物的经验联系完全是偶发性的,它并没有公认的意义,除了个体之外,对他人是没有任何相同的象征内涵的,别人无法领会它,人们无法用这种象征进行普遍的交流。

   (三)普遍性象征

 

  我们在这里所强调的象征既非符号学意义上的习惯性象征,也非个体层面的偶发性象征,而是普遍性象征。这种象征和它代表的东西之间有一种内在的关系,与被象征物的关系强调的是内在一致性的,而不是外在一致的。虽然这种外在的相似也常是象征的原因,如弗洛伊德在分析梦的过程中,将梦中出现的任何外形上类似于男性生殖器的心象均看做阴茎的象征,钢笔、胡萝卜、木棍、蛇等在外形上均为如此。但这种观点遭到荣格的强烈反对,荣格所强调的象征包含着一种整体论的含义,也就是在考察象征时,并非单纯从其外形,更强调的是其内在的联系。普遍性象征不同于偶发性象征,它能被所有人所领悟,如火给人的常是一种光明、权力、能量的印象。古往今来,这种印象是人类共通的,而不是个体的感觉。绿色可能是勃发的青春和生命力的象征。箱庭中的蓝色,也会使人感觉有一种水、源泉和生命的意义。普遍性象征也不同于符号学意义的习惯性象征,它更主要的是无意识层面的,甚至是集体无意识层面的“语言”,不局限于个人也不局限于某个特定组织。

  在分析心理学看来,事物的象征并非固定不变、一对一的关系,而是可变的。一种无意识内容可以有不同象征物的表现,如象征男性性器官的可能是外形类似于阴茎的钢笔、手杖、尖塔等物,也可能是山峰、蛇等。不同的人,由于个体差异,对同一无意识内容有不同的表征。我们可以说火象征着光明、活力,也可以说太阳象征着光明、活力。水是生命的源泉,因而水也就具有这一层象征意义,而茂盛的森林、树木也同样具有这种象征意义。同样,一种象征物也可能有几种不同的象征意义。钥匙插入锁孔,可以看成是性的象征,但可能也是获得知识、获得新希望的象征。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文化背景,对一事物的象征意义会有不同的理解。如前面说到火是光明、活力的象征,但如果是森林之火,或火灾之火,则象征的就不是光明和活力了,而是人对自然的无能、恐惧以及自我毁灭本性的象征,因为其源自于人类进化中受到威胁和恐惧的经验。

  在理解象征意义时,不应僵化、固着于一种解释。荣格认为,应尽量多学点儿象征意义的知识,但当真正去解释梦时,应当忘记所学的一切。对同一事物象征意义的考察,要在通观全部、整体的基础上理解、注释其象征内涵。也正如弗洛姆所言,任何既定情况下象征的特殊意义只可能由象征出现时的全部背景来确定,也就是由运用象征的人的支配性经验所决定。

  当然,事物的象征虽然不是固定不变的,但其基本内涵是相对稳定的,否则,象征就失去了普遍性的意义,对象征的探究也就不太可能。表面看起来这似乎是矛盾的,其实不然,因为象征具有原型。出自同一原型的象征可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可能有丰富的具体内涵,但究其根源,其本质是一致的。如各种宗教中都有天国的象征,虽然不同宗教对天国的描绘可能差异悬殊,但不论是一神教还是多神教,都设想有一个可以使人永远躲避人生灾难的天堂或者极乐世界。即使是无神论者在设想一个公平、和平的社会理想时,也可以追溯到这种“天国”原型的根源。而原型本身是运动的而非静止不变的。原型有基本的范式,但由于原型是人类种系精神的积淀之物,每一成员的精神都有可能为这一范式增添新的内容,作出新的发展,因而原型本身就是发展变化的,除了普遍意义之外,又有个体自身的特点,源于原型的象征当然也就是发展变化的,也具有个体的差异,这或许可以称为理解象征意义的“辩证法”。

 

 自闭症治疗 孤独症治疗 治疗多动症 学习障碍 注意力障碍 行为障碍 语言障碍 智力开发 厌学逃学 心理障碍 心理矫正 焦虑失眠 恐惧症    戒网瘾

客服QQ1:1269005881    客服QQ2:641101130  电话:0471-6686529      地址:呼和浩特市呼伦南路好望角大厦18层1815室
版权所有 2006-2017   内蒙古少儿心理障碍治疗中心 ( 2.nmgxlw.com ) 蒙ICP备06004395号-2    呼和浩特市呼和浩特市4星级网站网站